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>上级新闻

陕煤集团蒲白矿业“帮扶五人组”17载的爱心接力

发布日期:2018-09-29     作者: 信息员     浏览数:199    分享到:

这个月,在陕煤集团蒲白矿业南桥小区生活科的公示栏内,《生活科代管许永辉工资收入及支出情况明细》又贴出来了:上月累计余额:247796.01元,收入2213.10 元,生活费用支出469元。截至2017年8月底累计余额249540.11元。

许永辉是马村南桥社区南桥小区的职工,因为小时候的一场高烧,患上了智力疾病。社区为照顾他,安排工作人员组成帮扶组,“接管”他的生活,记账、管现金、采购、监管、审核,这一帮就是17年。社区领导班子调整了,人员调动、离岗了,但人换组不散,至今已经是第四届了。

央视记者采访五人帮扶组张芳玲

 

社区“帮扶五人组”的事迹先后被央视新闻直播间、陕西卫视新闻联播、渭南电视台、华商报等媒体报道连续报道,成了蒲白矿业公司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好的名片。

“老闷”被社区托管了

“原来老闷基本就不跟人交流,有时候问他好几句,他才应一声。”53岁的陈少峰是帮扶五人组的班长兼监管员,他照顾许永辉时间比较长。他说过去许永辉怕别人笑话他,越来越不喜欢和人交流,每天最多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发愣,大家就都叫他“老闷”。

说起帮扶组成立的缘由,要从两件小事说起。“老闷”1982年被招工到马村南桥社区,被安排在社区卫生清理岗位上。2000年的一天,大家发现了一桩怪事,老闷面色发黄,精神萎靡,怎么问他都是一言不发,领导派人了解后发现前几天刚发的工资他已经分文不剩。原来老闷不会算数,比如买烟给人家一百块钱,不等找钱转身就走。所以他的工资花得特别快,其实大部分是被别人骗走的。经常是还没到月底就没钱了,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了解情况后,有人给老闷买了包子送去,问他:“你饿不饿?”见老闷不说话,便把包子放在桌子上出去了。过一会进来发现包子不见了,就问包子去哪了?老闷还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知道,我没见,不知道包子去哪了。”过了段时间,单位里组织人把一个泵从井里吊上来,正在大家齐心协力往上拉的时候,老闷意外晕倒了,头冒虚汗,这可把大家吓了一跳,赶忙把老闷送回家里。大家心里想会不会是又没饭吃饿晕了,就买了些饺子放在桌子上。老闷醒来后,大家都围着问他是不是饿了,他也不说话,眼睛却紧紧盯着那喷香诱人的饺子。领导见状,善解人意地说:“我们大家先出去,让老闷好好歇会。”等大家再进来的时候,老闷正在狼吞虎咽,一见有人来索性背过身去,在场众人都被逗笑了。

经过这两件事情后,社区领导详细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。老闷有一儿一女,妻子多年前带着儿子离开,女儿在外地打工,无法照顾他,老闷自己又“不识数”没有自控能力。社区领导深思熟虑后提议,为老闷出一份“公告”,内容是以后老闷的一切由生活科托管,谁再私自赊账或借钱给他,科里概不清理。从此老闷有了专职的账务、现金、采购、验收、复核,大家都说他享受的是“首长”待遇。

帮扶五人组

 

帮扶五人组分工明确

金万强是“帮扶五人组”中坚持最久的一个,记账、管现金、采购、监管、审核的整个流程他都参与过。时间长了,他把老闷的日子当成自家来过,要让老闷吃好,还要给老闷攒下钱。老闷喜欢抽烟,之前一个月给老闷准备三条烟,可不到半个月就给糟蹋完了,现在每天只给发一盒烟,让老闷省着抽,也是为了老闷的身体健康。平时老闷想买些日常生活用品,都喊上金万强陪着去,现在就连出去“坐席”,金万强也想着回来给老闷夹个馍。“有时候觉得老闷就跟一个孩子一样,平时从家里带些花生、瓜子、糖给老闷,他就很开心。”

采购员刘宝成和老闷同事多年,2003年接手采购工作。刘宝成说,他会定时去老闷家看冰箱,提前列好购物清单,如果这个月开支比预算少,要及时调整菜单,做好营养搭配。“逢年过节,我会提前征求老闷意见,采购年货和购置礼品。”刘宝成说,原来在食堂干过厨师的他,逢年过节做些蒸碗、好菜放在冰箱里,什么时候想吃了拿出来热一热就能吃。

记账员李艳萍每天负责记录老闷家流水收支,她也是这一届帮扶组中接手时间最短的;金万强负责账目审核,在财务室工作的张芳玲负责管理现金;组长陈少峰负责统筹每月生活清单,并督促组员。每月25号,由审核员和现金管理员对好账务,月底在小区公开,接受居民的共同监督。

帮扶五人组在接手老闷的日常管理工作后,大家每次跟他一起干活的时候,就主动和他交流,有时候加班时间比较晚,就叫着他一起吃饭。渐渐地老闷性格变得开朗起来,平时生活中遇到什么事情,他也愿意和大家说。老闷现在是小区的“红火人”,帮扶五人组让他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居民们笑称“我们还羡慕呢。”

按照社区的想法,帮扶五人组将继续帮助到老闷退休,之后账务及生活将交由他女儿及亲人监管。

早期的帮扶四人组

老闷变了

“记得在开始照顾老闷的时候,他经常任性的得像个孩子。”刘宝成现在说起来,还感觉好笑。“谁需要做体力活让老闷帮忙,必须给他吃的或者香烟,他才会去做。我们几个就不厌其烦地和他讲道理,告诉他社区是一个大家庭,互相帮助是不该提条件,讲要求的。”时间长了说得多了,老闷终于扭捏地说:“知道了,下次给别人帮忙保证不要东西了。”

现在的老闷跟以前比变化很大,也变得热心起来,乐于帮助他人了。有天夜晚十点多,小区一个邻居家孩子结婚需要把床抬上四楼,老闷刚好路过,二话不说上去帮忙,一直待到最后帮助主人把所有东西准备好才离开,回家都已经十二点多了。

平日小区办公室有专人负责打水,没有人专门叮嘱老闷,但他每天早上六点就早早来到办公室,给大家烧好热水,大家问他为什么要帮忙打水,他羞涩地说大家平时那么帮助他,他干的这些都是小事。去年大雪天,一大早等大家来上班的时候,路上、人行道上的雪都已经打扫干净,大家都在好奇谁做的好事,一打听才知道是老闷见下雪路滑,害怕大家摔倒,一个人早早起来,在大家还沉浸在梦乡的时候把社区的雪都清扫干净了。

去年6月社区征得老闷女儿的同意,以5万元的价格帮他购买了一套70平米的二手房用于养老。老闷逢人总是乐呵呵地说:“过几天去我家里吃饭啊,房子快装修好了,准备给女子结婚啊,都来热闹热闹”。今年冬季供暖前,“老闷”就可以搬进去住了。看到老闷掩饰不住的幸福感,大家也被他感染,都筹划着怎么帮他一起为女儿完婚,大家你一言,我一句,无不热闹。

“妈离开后,在这个家再也呆不下去”的老闷的女儿,外出打工多年如今已经长大成人,看到爸爸过上了正常人一样的日子,很欣慰很感动。她现在经常网购衣服给老闷,还领着老闷到安徽、南京、成都等地去旅游过几次。

尽管现在一点也不“闷”,许永辉还是喜欢大家这样喊他。从以前的“老闷”转变成如今的积极、开朗、热情,他早就把帮扶五人组当做了亲人,当做这个世界上最信赖的人。

“老闷,你幸福吗?”有社区的居民学着电视上这样访问老闷,老闷笑得满脸褶子,直点头说,“幸福,幸福”。 (惠劳武 张莉 田便)

上一篇:省委常委、省委组织部部长张广智到陕煤集团... 下一篇:重装集团召开宣传思想文化暨信访稳定工作会
友情链接: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香港六合彩公司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